[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原日海航士官的悲催回忆,血印
送交者: k32123[♂★★☆仁党北镇抚司☆★★♂] 于 2019-01-08 12:39 已读 2504 次 1 赞  

k32123的个人频道

牛小切士兵的餐桌6parker.com

6parker.com

前情提要:1945年春夏,串良基地频繁遭遇美军空袭,航空队全体都躲进了防空洞。每当美军飞机来袭,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就算是资深下士官也一样怕得要命。身为班长,高桥虽然很想为部下做个表率,可当警报响起,他却是最急于躲避的那一个。6parker.com

特攻队员6parker.com

昭和20年(1945年)的初夏时节,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串良航空队已经满一年了,可是这里的氛围与一年前我刚到来时已经大不相同。6parker.com

对于我们这些下士官兵来说,虽然心里知道战局不利,但前线到底恶化到什么程度,我们是一无所知的,但是在军营内外到处都流传着难辨真伪的流言,人心浮动,一派败像。有人说“美军已经在志布志湾登陆了”,还有人说“特攻机已经消耗殆尽,连红蜻蜓(教练机)都要绑上炸弹去袭击敌舰”,诸如此类的传闻不绝于耳。6parker.com

6parker.com

■ 日本海军的神风特攻队员们在飞行训练后听教官讲解动作要领,确保实战中能准确撞击目标。6parker.com

在那个夏天,特攻队员始终是人们口中的话题人物,关于他们的传言也尤其多,比如有人说在基地禁止外出的情况下,特攻队员仍身穿飞行服,故意亮出佩带的手枪,睥睨着胆怯的哨兵走出营门,到街上游玩,那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好像他真的见过似的。虽然这些流言蜚语不知是真是假,但我也确实做过不顾禁令,擅自外出的事情,曾有几次和聊得来的同僚深夜出游,至于故意亮出配枪的行为其实也并非难以理解,那些只知今日,不知明日的年轻人想法非常简单,无非就是想让心爱的人看看自己最威武的身姿。6parker.com

关于特攻基地的其他传闻也很多,某次我听说特攻队员们在兵营内喝酒吵架,闹得不可开交,争执到激动时甚至拔枪相向,在场的人怎么劝也劝不住,只能畏缩在一旁静观事态发展。我没有亲眼看到那种场面,不知道是否真的发生过那种事,但其中关于手枪的细节倒是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中。加入海军已经四年多了,但我对于枪械一类的武器其实很陌生,除了在海兵团和经理学校时接受过武器训练,短暂地摸过枪外,在海军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配发枪械。早年在“雾岛”号当炊事兵时,菜刀锅灶就是我们的武器,后来成为经理兵,武器就变成了算盘和纸笔,而包括特攻队员在内的飞行员们大多会佩戴一支小巧的手枪自卫。不过,说起来海军里大概只有陆战队会像陆军那样整天枪不离身,军舰上的水兵是不会用步枪一类的武器去作战的,他们都是用比枪械粗得多的“铁炮”。6parker.com

6parker.com

■ 二战时期日军装备的南部九四式手枪,口径8毫米,弹容量仅为6发,主要配发战车兵、飞行员作为自卫手枪使用。6parker.com

虽然听到过很多关于特攻队员的荒唐事,我却丝毫没有对他们加以指责的情绪,连我这个主计科成员每天都在自暴自弃中度过,那些随时都可能驾驶飞机与敌舰撞得粉身碎骨的特攻队员们还会有什么顾忌呢,多活一天是一天,当战争结束,他们当中还会有几个人生存下来呢?6parker.com

串良航空队的预科练少年当中也有不少人在战争的最后阶段加入了特攻队,他们是出于自愿,还是形势所迫,那就因人而异了。总之,并不是所有的特攻队员都是自愿参加的,就像之前鹿屋基地的整备下士官口中那个借口飞机有故障返航的特攻队员,我想他内心一定希望继续活在人世,还没有做好舍弃生命的准备。6parker.com

深夜访客6parker.com

串良基地并不是特攻基地,我在平时很少接触到特攻队员,就算在工作中跟飞行员打交道,对方也未必是特攻队员。但是,在某次外出住宿时,我和一位特攻队员有过面对面的交谈。那大概是7月的某天夜晚,我离开军营回寄宿地休息,自从把老婆送回老家后,我已经很久没有独自一人回去睡觉了。我回到住所,意外地发现房间的玄关前站着一个人。由于实施灯火管制,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6parker.com

“高桥兵曹。”他居然主动和我打招呼,还知道我的名字,这让我颇感意外。他走到我的面前,这时我才看清是一位年轻的水兵,可是我并不认识他,我想大概是以前在哪里遇见过吧,或许就是在主计科事务室办理公务的时候。“先进来坐坐吧。”我将他请进自己的房间,他看起来非常局促不安。6parker.com

6parker.com

■ 二战末期,准备出击的神风特攻队员列队接受上级赠予的钵卷,以壮行色。6parker.com

之前提到过,我寄宿的房东是相依为命的母女俩,女儿在串良航空队工作,那天夜里没有回家。房东太太见有客人来访,给我们端来了酒和小菜。“来,喝一杯吧。”我把酒杯递给正襟危坐的水兵,他拘谨地接过杯子。“别跪着了,随意一些如何?”我尽量打破眼下尴尬的气氛,给他的杯子里斟上酒。“是1他盘腿坐下,将酒杯递过来。借着屋内的灯光,我终于可以仔细观察对方。他脸上稚气未脱,身穿第二种军装(白色夏常服),手臂上佩戴着兵长的衔级章,上面的樱花是蓝色的,看来他是位年轻的飞行兵长。6parker.com

“你是飞行科的?”我问道。“是的。”我们就这样一问一答地聊着,可是我实在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更加困惑的是这位飞行兵为什么知道我的住处,我寄宿的地方只有我的部下来过,所以他的深夜来访让我感到不可思议。即便如此,我始终没有问他到底为何而来。突然,他开口说道:“再过四五天我就要离开了。”我想他就要调走了,于是说道:“是这样啊,那你多保重。”我再次看了看他的脸,发现他并没有在听我说话,眼睛却往里面的房间看。6parker.com

6parker.com

■ 二战末期,神风特攻队的零式战斗机在地面人员的欢送下准备起飞,踏上必死的征途。6parker.com

这时,我恍然大悟,其实他前来拜访的并不是我,而是房东的女儿。他们两人应该已经有了儿女私情,即将离开的他一定是特意前来道别的,因此急切地盼望房东女儿的归来。然而,直到很晚都没有见到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当他最后不得不起身告辞时,脸上除了紧张之外,还充满了深深的失望。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位飞行员。6parker.com

后来我才听说那个飞行员是特攻队员,我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和一位“传说中”的特攻队员深夜对饮。他说自己将要离开很可能不是要调离,而是执行特攻任务,在那种诀别的时刻,我却没能说出一句像样的话。我不知道那位飞行员是生是死,但那之后每次黎明前听到空中有飞机引擎声响起,我都会从梦中惊醒,心里想道:“那是他的飞机吗?”6parker.com

蚊之血印6parker.com

海军都希望将士兵打造成绝对服从、不畏死亡的勇士,但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海军士兵里有着各色人等,性格品行也各不相同,比如像我这样随性懒散的人,也有精明滑头的人,还有性子急躁不服输的人,谨言慎行、认真做事的人也是存在的,总之不能一概而论。我深切地感受到,如果战争早一点结束,或许那位飞行兵长就不用“认真”地赴死了。6parker.com

军官中也是一样,在战争临近结束时,有的军官得过且过,泰然处之,也有的军官情绪激动、发誓以死报国,在串良航空队主计科里就有一位主计少尉属于后一种人,他在战败前夕的举动让人难以忘记。那时整个日本到处充斥着进行“本土决战”的鼓噪,某日那名主计少尉将我们召集到一起,慷慨激昂、声泪俱下地向我们做了一番动员训示:“大家伙好好地听我说!你们好好想想吧,美军就要踏上我们的国土了!只要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无比悲愤!想必你们也是同样的想法吧!真是太令人羞耻了!决不能让美军登陆!各位要有昂首赴死、为国玉碎的觉悟,一定要守护我们的航空队1这位少尉大概以前是某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一番话说得颇令人动容,连我们这些不被当作真正军人的主计兵也被鼓动起来。听了他的训示,我们虽然没有做好舍生取义的准备,但对于这场无法逃避的战争也不能保持沉默了。6parker.com

或许受到少尉的激励,主计科下士官兵中燃起了以死报国的热忱,甚至有人表示,如果美军在志布志湾登陆的话,就占据附近山头与敌人血战到底,最后居然提出联名上书组建敢死队。我刚好就在现场,我很难想象一支由整天和饭勺算盘打交道的主计兵组成的敢死队会是什么样子,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反对,只能勉强表示同意。6parker.com

6parker.com

说起联名上书,就是参与者在申请书上立誓签名画押,而此时的画押不能用普通的印章,为了显示我们决死的信念,所有人都要在签名上压上血指樱碰上这种场面我心里颇为反感,姑且不论敌人是否登陆,搞这种联名上书建立敢死队的事情有用吗?就算提出申请,就不能用私人印章画押吗?比起敌人的登陆,我更讨厌用自己的血去搞那个什么血指樱6parker.com

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像如今历史剧里演的那样,当场歃血签押,因为我们当中没有人带着刀,虽然我们也是被视为武士的军人,但并不是军官,没有佩戴短剑的资格,难道主计兵要用菜刀割破手指吗?总之,没有人立刻印下血印,作为发起人的那个下士官又说道:“请志愿者明天递交申请书。”那一刻,我觉得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6parker.com

本来联名书是在一张纸上写上申请内容,然后由各人签名并按上血指印,现在却变成了由参与者各自提交申请书,还真是不同寻常的联名书埃无论如何,作为军人必须要“抱着赴死的觉悟”,所以也必须用某些形式来表达尽忠死战的意志。6parker.com

我记得那是在距离终战没有多久的8月上旬的某日,正值蚊虫肆虐的炎热夏季。那晚我们获准外出过夜,我回到寄宿的住处独自呆着,以便完成自己的联名书。我隐约记得在上面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抱着决死之觉悟发誓与同志共同战斗……”在落款处写下名字,但是血指印让我倍感为难。如果因为意外而受伤流血倒也没有什么,可是我实在不愿意拿刀割伤自己的手指。我拿起一把小刀在指尖比划着,就是下不去手。6parker.com

6parker.com

终于,我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在左手小指的指尖割了一下,但是伤口很浅,竟然没有出血,只好硬着头皮又割了一刀,不过流出一点点血而已。在我看来,与其说我自己割伤了手指,倒不如说我在犹豫间不经意地弄伤了手。血并没有从那个小小的伤口处汩汩地流出来,只是鼓起一个小水泡般的血滴,这点血量根本不够按一个血指印的。我已经没有勇气割第三刀了,于是用力挤那个伤口,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血,但无论怎么挤血还是没流出来。少一点就少一点吧,按个浅一点的血指印应该也可以过关的。我试了一下,虽然看起来够大了,但怎么看都不像血指樱6parker.com

6parker.com

第二天,我把用蚊子的血按下血指印的联名书装入写有发起人姓名的信封中交了上去。在提交现场,我没有看到有哪位下士官的手指上缠着绷带。不知道他们都是通过什么方法完成的血指印,现在回想起来大概他们也和我一样,只是在表面上装装样子罢了。当我过于专注于血指印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蚊子的叮咬,直到感觉奇痒无比才伸手去拍打脚上的蚊子,挠了挠被咬的地方,哪知一抬手发现上面沾着黏糊糊的血,真没想到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割手挤出来的血,远远不及被蚊子吸吮的血。我立即用大拇指蘸着掌心的血在联名书上按下去,一个完美的血指印就这样完成了。6parker.com

下期预告:1945年8月中旬,高桥兵曹接到了调职命令,前往鹿屋基地任职,同时晋升一等主计兵曹。然而,就在他从串良前往鹿屋的中途,天皇发布了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战败投降。走到半道的高桥不知何去何从,在考虑半天后决定继续前往鹿屋报到。

评分完成:已经给 k32123 加上 50 银元!

喜欢k3212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手机扫描浏览分享]·[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楼主本栏目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